> 网站首页  > 张顺江教授  > 顺江纪念室  > 决策学著作  > 理论创新  > 名人名誉  > 媒体报道  > 追思堂  
   > 决策学概述  > 决策学新闻  > 新闻发布会  > 博士后研修班  > 案例研究  > 发展历程  > 周年祭    
 
 

    《周易》经几千年流传下来,多少大学问家研究它,不是没有人想驳倒它,可为什么最后都拜倒在它的脚下?就因为它以大道为开端,以“—阴一阳之谓道”为开端,以“对立统一性”为开端。用“象”来表述,就是以【天·地】、【乾·坤】(对立统一性):为开端。驳得倒吗?古今中外,直到现在的科学事实,驳不倒对立统一律,驳不倒“—阴一阳之谓道”。毛泽东到七十三岁才发现,辩证法的核心是对立统一律。他说:什么量变质变?什么否定之否定?我看都应当用对立统—律加以说明。

    —阴一阳就是对立统一律的“象”的表述,天地(乾坤) 也是对立统—律的象的表述。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是吸收了黑格尔合理内核而创建的,而黑格尔哲学的开端是以【有·无】对立统一为开端,但并未完成“—以贯之”的概念体系。黑格尔把对立统一律、量变质变律、否定之否定律并存就说明这种情况。《周易》作为辩证法朴素的概念体系,却达到了“一以贯之”的逻辑公理的概念体系。明确指出,【乾·坤】乃易之门户,“【乾·坤】(对立统一)毁,无以言易”,无以言易“一阴—阳之谓道”。

    《周易》是用“象、理、数、占”四种方法演绎完成的朴素的辩证法体系,我们必须弄清楚,它朴素在何处?否则,我们就不知道从哪里弘扬它的内涵,就不能继往开来,就不能使“中国的理学这盏明灯”(2) 放射出现代的光辉,指导“今后的科学研究”(3) 。

    我想,弘扬《周易》的内涵有两个研究方向:第一个方向是对它的公理性前提“一阳—阳之谓道”进行现代的开发与研究。这实质上是对主观逻辑的开端进行研究,最后归结为探求意识的开端,人类的起源,生命的起源和宇宙的起源问题。因为只有如此,才能对《周易》中的“大明终始”, “元、亨、利、贞”做出现代的科学诠释,从而对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做出现代的诠释。关于这一点,经几十年的研究,我撰写了《本元论》—书,可做说明。

    第二个方向是吸收现代科学研究的成果,把古代这个宏观的、综合的、整体的哲学,建立在现代分析哲学的基础上。这有两方面含义:首先应用现代的研究手段,丰富、发展朴素的“研、演、玩、卜筮”四种研究方法;其次是在《周易》的哲理与现代具体学科之间架起逻辑的桥梁,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是《法元论》,同时要研究具体学科的真理性与《周易》大道的真理性是否有悖,这实质上是应用《周易》的哲理是否能为具体的学科建立公理性的前提的问题。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要涉猎现代各领域的研究成果,难度很大,工作量也很大,我愿和诸位一起努力研究开发。这也正是中西方文化融合的现实表现,这一过程也正是将古老的“易经”弘扬为现代“易学”的过程。我的研究成果《周易与决策》就是方面的一部著述。

    这两大走向的研究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,这从最近国内、外出现《周易》热可以证明。

    最近,国外出现了《周易》热,这是为什么?是由于自然科学的飞速发展,使人类有了巨大的驾驭自然的能力。然而人类对于自己,对于社会,却显得管理无力,或者说无能管理。管理科学研究找不到出路,找不到理论的前提,只是局部经验的总结,管理研究的成果,表现的也只是局部的有效性,实践证明,西方的管理研究成果,并不象西方的牛顿发现的力学定律那样对中国、对东方也有效。于是,《成功之路》的作者托马斯·丁·彼得斯说:“拘泥于理性,恰足以构成危险的错误,它已经把我们远远地引入了歧途” ( 4 ) 。怎么办?理性不能解决问题,于是,非理性就成了该书论说的一条主线。非理性能解决问题吗?不能!因为人们对管理“艺术”,对人的“情感”,对经理们“直觉”的研究,本身就是一种理性。“艺术”、“前馈”、“直觉”能用理性研究逻辑推理去把握它的科学内涵吗?难!于是,人们为了把握它的科学内涵,开始乞灵于中国古代典籍,诸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孙子兵法》、《周易》、《论语》等等描述性的著述,想借来解决管理问题,解决社会的发展问题,解决人们学会驾驭社会的问题。人们不学会驾驭社会,不但东方的日子不好过,西方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总之,由于现代科学的发展,人的伟力的进一步显现——是使得“时间压缩了”,系统的动态过程加速了,面对系统动态过程的加速变化,人们难于做出相应的反应,表现为对自身的“命运”难于把握;一是使得“距离压缩”了,人对系统对环境的影响力不但具有了局部的效果,而且具有了全球的效果,其表现就是局部的高效率、高效果导致全球性变化,生态环的变化 ( 恶化 ) 使局部高效率、高效果导致整体的破坏,产生巨大的负效益。良好的愿望并未取得良好的结果,同样表现为到底如何把握自己的“命运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预知“吉、凶”就成了人们普遍的需要。作为一本“占卜”之书——《周易》也就自然地热了起来。因此,从科学预测与科学决策的角度弘扬《周易》“占卜”功能的内涵就成了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这个当务之急,首先应研究易理唯微、唯深、唯精地弄清《周易》本义,其次是研究《周易》的研究方法,即对“研、演、玩、卜筮”四种方法做出现代科学的诠释。总之,应解决《周易》为什么能“算命”的问题,用《周易》怎么样“算命”的问题。

    《周易》能够算卦问卜的谜在哪里?在它的大道。何谓大道,大道就是全信息——宇宙中的任何—点都是全信息的,佛性就在你心中,智慧就在你的脚下,《周易》就是—门开发人的灵性的科学。

    《周易》中的演是什么意思?用黑格尔的话说“演是对自身的表述。”大道无形,大道无声,什么你也别说,因为说出来的都是相对真理。那年我到上海开“社会科学方法讨论会”,他们让我这个未来学会方法论委员会副主任谈谈大学科方法。我一上讲台,站在那里就什么也不说,在座的众人站在各个学科角度要求我说的都对,那我就什么也别说,我用数学打个比喻,这就是零矢量。只有零矢量是全方位的,你要求—个人往东南西北走,他说我没法走,那他站在原地就对了。只要我们承认了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这个开端,根据“演绎就是对它自身的表述”都没有错,一个三阶七元微分方程,怎么解法?你会回答用“拉氏变换”变成为七元三次代数方程,这种变换是同态性的。《周易》中的六十四卦,都是大道之演,即大道的同态性变换,都是规律,都是真理。所以,你摇哪—卦都是对的,言吉有条件,言凶也有条件。江湖术士解卦—般根据问卜人的心理,只言或多表述结果,如说了吉,你去干事的结果是凶,回来找地,他就给你解释吉的条件了,因为凶事出现—定不具备吉的条件,所以他又对了,每卦言的是“道”,是规律,怎么会不对呢?

    诸葛亮是智慧的化身,不但中国人民颂扬他,世界许多国家人民都颂扬他,他也有装神弄鬼的时候,不然为什么借东风要登上祭坛呢?那是他的一种策略,他知道自己借不来东风要被周瑜所杀,借来东风还要被周瑜所杀。所以,他—上祭坛就命令下面的人都低下头,什么也不许看。为什么?他好逃命。

    通过以上分析,我们解决了《周易》能问卜之谜。揭穿了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。但是,并未解决学会《周易》能进行科学的预测与决策问题。这实质上是“研几”的过程,通过“研几”把握规律(神几),从而能进行妙算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研几”是什么意思?即老子所说的:“常无欲以观其妙”。即对任何—个事物都从多种角度,多种方向去看它的运动、变化与发展。这些在数学里叫“黑箱”研究方法。要了解—个变压器的变压比,谁也不会把它拆开来看看,只要在一端输入一个电压,看另—端输出多少伏电压,就可以算出来了。知道一个变压器的变压比,就可以知道我只要输入多少电压就能得到多少伏的电压输出,两者测出变压器是把握神机,后者知道输入就能算出输出是妙算,简言之,这一过程就是神机妙算。这种简单的“神机妙算”对人们来说,好象不足挂齿,人们关心的是自己的命运能不能算出来,对企业的前途能不能算出来,对国家的前途能不能算出来,对人类的前途能不能算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亮面对东汉末年、群雄并起的形势,在刘备三顾茅庐时,算出了个《隆中对》,预卜了三分天下,他没有当着刘备“摇卦”呀?那他是怎么“算”出来的呢?其实对于深知易理的人,吉凶不问卜,其妙处就在于把握了事物的发展规律,而发现这种规律凭借的是人的认知能力。《周易》之妙就在于通过“研、演、玩、卜筮”四种方法,把对自身、对环境的研究成果,用“象、理、数、占”四种手段表述出来,教人们提高自身的认知能力,归朴于对“大道”的把握。把握这种“大道”,面对具体事物就有了正确的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,从而面对具体的事物就能把握其运动、变化与发展的规律,做出科学的正确的预测与决策,即吉凶先见。

    怎样提高自己认知的能力呢?那就是“研几”,即用“研、演、玩、卜筮”四种方法去研究自身,研究环境,近取诸身、远取诸物、把握现代的自然科学、社会科学、思维科学的知识,用现代的语言来说,就是通过理论实践和行为实践,不断地有所发现,有所创造,这一过程就是《周易》所说的“研几”过程,面对现代科学的新发展,生产的新跃进,“观象玩词”,“近取诸身、远取诸物”,已经具有了完全不同于西伯昌囚禁 羑 里的内容。这就要求我们弘扬《周易》的真理性内核,并把之发挥成现代的内容。如果涣卦上木下水,利涉大川,吉。那么在今天,涣卦“上木”的木就不仅是木,而且是轮船,是航空母舰,因为百万吨钢铁的舰艇也能在水上漂;“下水”就不仅是水,可能是空气,因为气垫船就可以在气上行。对原子物理怎么观象,怎么说词,数学悖论怎么观象,怎么玩词,而后又怎么“可知其变”,即规律。《周易》既然是大道,能不能用这个大道为它们建立学科的前提即开端呢?通过研究我们知道,罗素在追寻数学开端时产生了罗素悖论。原子物理的开端在何处?系统论、信息论和控制论的开端在何处?这些都还是个谜。这些学科作为技术层面,已经研究得很深刻了,但作为哲学的层面,它没有开端。这些学科的开端的建树,均应能从《周易》中得到启迪,否则,《周易》就构不成大道。

    原子物理学推进到现代,国外—些科学家也在找它的前提,找它的开端。最后,他们认为“我顿悟后,悟到的都象‘疯话'一样”,但他们又发现,这些“疯话”在中国古老的文化中早已存在。所以,美国有位学者写了—本书叫《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的神秘主义》。

    信息论的开端在哪里?维纳在信息论研究上指引了—条错误的道路,他没有使后人解决了生命的起源,这个错误是:他把信息熵与热熵混淆起来。

    信息论创立的源头在《周易》。信息论的创立是以二进制为启迪。二进制是怎么发现的呢?是马可波罗来中国,把《周易》带到欧洲。莱布尼兹不通中文,但他们从图中悟出二进制。二进制就是今天计算机的数学基础,发展成为布尔代数。“ 0 ” 、“ 1 ” 数的表示,也就是电的断通,使形式逻辑数学形式化、电子模拟机械化、智能机械化。

    什么叫“亨”?亨者通也!对于“通”,我们不能停留在朴素的阶段,怎么“通”?用量怎么表示?什么是一通?二通?三通?万通?今天信息论的发现,就为这个“通”找到了量化的基础,通者就是联系,就是 ( 保 ) 和,就是太和,即联系和统一。有了太和才有太极,有了太极才有“中庸”,才有“存在”,才有“有无”之“有”,才有了—个“实有”,才是—个实践中存在的“有”,才是一个“中介”,才是一比特信息,—个差异,才有了“质”的规定,才有了概念的产生,主观意识才有了开端。信息论的创建可以说极大地丰富了易学的内涵,它使“刚柔相摩,八卦相荡”中的相摩相荡有了现代的数学描述。

    在研几中有一个大难题我们必须突破,即宇宙的开端问题,宇宙是怎么运化起来的?有人提出了 200 亿年以前大爆炸的宇宙起源理论。那么,在 200 亿年以前是谁踹了一脚产生了大爆炸呢?在这—点上,若不能用《周易》加以诠释,人们对这个“大道”就会产生怀疑。恩格斯在《自然辩证法》中没有解决这个问题,遗留给了后人。为此,要划定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边界。否则,宇宙寂灭说就不能破除。

   《周易》给我们启迪,《周易》说:气有聚就有散,阴阳二气相互消长。能量由聚至散,由热变冷单向传播,这是符合热力学第二定律的,但孤阴不生,孤阳不长,热有散就有聚。所以,我们提出“散”是热子,“聚”是冷子,只要我们找到一个冷子装置,就可以使宇宙这个永恒的发动机运转起来,并对“大明终始”做出现代诠释。

    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边界在哪?它对实体是有效的,对于虚体不能成立,这就划定了它的边界。放大镜就是一个冷子装置,因为它能使光场聚合、叠加、点燃纸线,从而达到能量聚合的作用。这就是《本元论》一书能解决宇宙起源的理论根据,并为“大明终始”做的现代诠释。

    通过寻求现代各学科的开端的研究,我们不但把握了现代环境中“诸物”的规律,而且把它们做了归朴,即把分析科学的具体内容,上升为现代的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,从而也就弘扬了《周易》合理内核的朴素内容。

    “研几”不只研究环境之“几”,还应近取诸身,研究人的精神现象和行为现象。如果说自然科学研究的是物质变换的规律,那么,研究人,研究人的本质,就是研究精神变换的规律,研究行为变换的规律。

    可见,在今天科学已分为三个层次,决策科学研究信息变换和精神变换,在决策、管理过程中,没有创造性思维是不行的,管理科学是研究人的行为变换,它也需要人的创造性,同时又要有组织、执行命令办事的能力。自然科学研究的是物质变换,发明需要创造性,作业需要知识性。从以上三个层面来把握今天的时代,就是进行立体的思维。

    决策管理科学的核心是“把人当作人来研究”。人是哪来的?有两个研究方面:一是系统的人,是人类产生问题;二是个体的人,是人的养生问题。这两点都离不开天地的恩德,祖先的恩德。所以说,天之大德“于生”,祖先者,类之本,阴阳二气不断的运动、变化、发展产生了生命。我们提出三大实践,是什么实践?是宇宙实践产生生命,生命的实践产生人类。人类的实践有两种,一种是理论实践,—种是行为实践。人作为人,其本质是他的知识性,人都是想好了才干的,这种“想好了”的过程,就是理论实践过程,就是决策过程。决策产生人们的行为目的与发明 ( 选用 ) 行为的手段与方法。至于是否能想对还是想错,就看认知的能力与把握规律、应用规律的能力如何了。用《周易》的话说,就看研几是否唯微唯精唯深了。

    决策科学从它的作用和本质上看,就是现代“卜筮”之书,就是使人们做出科学预断,做出正确决策,从而达于“吉凶先见”之书。它研究人们如何才能“未卜先知”。科学地预断未来,从而达到避凶趋吉的目的。因此,决策学是用现代方法和手段“研易”的科学,是从卜筮的角度对《周易》的现代弘扬。人们都想当诸葛亮,其实诸葛亮的本质就是不断地做出科学的决策,—旦决策失误——错用马谡,街亭失守,自己就险些被司马懿所杀。可见,决策科学就是把握“神几”进行妙算的科学。这—学科形成完备的体系是在中国,中国的一批学者联合世界的学者,正在把它发扬光大,现代“卜筮”之书——决策科学光大之日,就是人类破除迷信,自己把握自己命运,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之时。

注:(1)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,略有删节。

    (2)(3) 李约瑟:《中国科学史》

    (4) 彼得斯等著:《成功之路》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出版

 

 
收藏本站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合作代理
北京智泉育人决策管理研究院 版权所有
关于网站的任何问题请发邮件至:lengfx@sohu.com